当前位置: betway必威登录首页 >> 学术之窗 >> 正文

【学科建设】“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作战新概念

2015年04月25日 08:52  点击:[]

作者:董鸿宾 俞晓鹏

美国官方决定以新概念接替“空海一体战”

作战概念是联系军事战略和作战理论的桥梁,是牵引军事力量建设发展和进行作战准备的抓手。美国自2009年提出“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ASB)以来,热炒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年1月出现了大的变化。参联会明确把“空海一体战”更名为“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Joint concept for Access and Maneuver in the Global Commons,JAM-GC),并计划于2015年底前公布具体概念文件。

美国为什么要用新概念替代“空海一体战”,学术界对此有诸多解读。倾向性的观点主要为:“空海一体战”指向性太强,企图像冷战时期以“空地一体战”拖垮苏联那样,通过“空海一体战”拖垮中国不合时宜也缺乏相应条件。中美合作空间很大、经济依存度很高,现在就明确把中国作为现实对手,就会把中国真正推向对抗。“空海一体战”概念企图过大,要达到能力目标要求,美国需要持续投入上万亿美元,这在其国防开支连续紧缩的背景下,无异于痴人说梦。此外,即便美军建设取得了长足进展且准备充分,“空海一体战”倡导的对中国天基系统、大陆纵深关键设施的攻击,势必导致中国强烈回应,反过来同样给美军造成较大损失。

重点调整七项内容

根据美国参联会联合参谋部备忘录,“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目前已进入联合概念开发流程的“研究与撰写”阶段。与原“空海一体战”概念相比,新概念将重点在七个方面进行调整。

一是从战役层级阐述2020—2025年美军为获得和保持全球公域进入和行动自由拟采取的作战方式,强调美军在全球公域的行动自由是实施灵活威慑、力量投送和地面进入等其他作战行动的先决条件。

二是阐述实施联合和联军作战的新方法,强调应在现有“联合作战进入概念”所确定原则的基础上,吸收“空海一体战”实施跨域、跨国和跨机构行动的有益思想。

三是要求美盟军必须能仅凭在时空上受限的作战领域控制权,开辟拥有当时当地相对优势的安全窗口、通道走廊和有限区域,借此阻止对手破坏己方行动,同时实现作战目标,并为其他行动提供支援。

四是调整既有的指挥控制结构和习惯做法,确保在通信拒止或降级环境下能有效实施指挥协同,同时强化组成部队和更低层级编队作战中心的跨域指控技能,为贯彻指挥官意图和机动方案提供支援。

五是主张对陆上和海上基地能力建设采用更全面、创新性的综合解决方案,同时改进后勤保障方案,强调在危机发生时建立远征陆海基地,以及维持联合作战效能的能力,对遂行作战进入和作战机动至关重要。

六是扩大地面和两栖部队在应对全球公域“反进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 and Area Denial,A2/AD)威胁中的作用,赋予其袭击、佯动、力量显示、情报监侦等任务,以及其他可由机动和低信号特征远征部队实施的小规模、短时间作战行动任务。

七是强调加强美军与盟国和伙伴国的一体化和互操作能力建设。

新概念突出应对“反进入/区域拒止”,寻求陆、海、空、陆战队和特种部队五大职能领域的一体化,而不仅仅是空中和海上能力的一体化。其中,地面部队将成为联合部队获得对竞争区域进入重要选项。陆军将重点发展一体化防空反导、反水面舰艇作战及纵深精确打击等能力,同时使用网络、太空、特种力量及小股常规部队等,支援海空力量作战。

“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从属联合概念体系

热炒中的“空海一体战”概念较早出自民间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CSBA)之手。尽管该智库有总统、国会和国防部背景,但毕竟不是官方机构,其研究成果不能直接进入执行层面。原因是,指导美国武装力量建设发展和作战运用的主要依据,必须是宪法赋予总统行政权力衍生出来的,并受国会立法约束并与法律相一致的官方指导文件。为使“空海一体战”进入执行层面,美国国防部成立了“空海一体战”办公室(Air-Sea Battle Office,ASBO),其重要职能就是全面评估和修订“空海一体战”概念。该办公室通过评估和深入分析,对“空海一体战”概念进行了适应性调整和9次修订,以使之能够指导美军未来作战和推动美军建设。在“空海一体战”办公室的建议下,参联会在“联合作战进入概念”中把“空海一体战”纳入进来,以期在“反进入/区域拒止”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联合作战理论是指导美军未来作战的重要依据,主要是在参联会主导下从20世纪80年代起逐步建立起来。联合作战理论载体主要由指导联合作战行动的联合条令和提供原则性指导的联合作战概念文件组成,前者偏重操作性,后者偏重思想性。各军种基于联合作战概念开发相应的军种作战概念,军种条令也逐步与联合条令协调一致。联合作战概念体系框架已经过了一轮调整,新的框架体系当前正在构建过程之中。美国把“空海一体战”办公室从国防部转隶给参联会,意味着“空海一体战”概念的官方评估和升级已告一段落,相关研究将在参联会层级深化和细化。

目前,联合作战概念体系框架可分顶层概念、作战概念和辅助概念三个层级。顶层概念名称为“联合部队2020”,是美军指导未来全球范围作战和牵引武装力量全面建设的总体设想,包涵了“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作战概念反映美军对未来主要作战形式的基本认识,如“安全合作”“威慑行动”“联合作战进入”“非正规战”“大规模作战”“稳定行动”等。辅助概念又区分专门概念和通用概念,专门概念适用于支撑特定主要概念,如“进入行动”“全球打击”对应“联合作战进入概念”;通用概念适用于支撑多个作战概念,如“联合后勤”“联合指挥与控制”“联合互操作概念”等。

“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地位重要,可能会在作战概念层级与“大规模作战”和“联合作战进入”并列,或可能取代“联合作战进入”。

“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比旧概念更加务实

尽管“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由“空海一体战”更名而来,但“空海一体战”办公室副主任莫里斯指出,更名不是以“联合进入与机动”取代“空海一体战”,并非抛弃“空海一体战”另起炉灶。因此,更名前后的概念只能理解为接续关系。

新概念基本关注点在“全球公域”,旧概念核心关注点同样在“全球公域”,目的都包括“在全球公域获得和保持行动自由”,新旧概念在本质上一脉相承。所谓“全球公域”,是指地球上无人独有、全体共享的区域,但对于美国而言则是进入别国主权空间的通道。所谓“进入与机动”,在美军既有理论和概念中就是指不管有没有阻碍,都必须确保随时进入某个区域并在该区域实施作战。确保对全球公域的出入自由、充分利用与有效控制,是美国霸权的核心关切和军事基础。在此意义上,新概念比旧概念更加具体。

美军在推出“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之前,围绕“空海一体战”的理论深化和作战试验以及装备研发和技术验证工作已经展开,并自2010财年起列入各年度预算,纳入预算的联合层级推演、试验、研究和演习项目超过30个,涉及国防部、参联会、军种部和作战司令部及所属部队多个单位和层级。根据2015—2017财年总体计划,概念更名后,上述理论开发、能力建设和军种合作活动,仍将在新的概念框架下继续推进。在美军内部,尽管已有人担心新概念纳入联合概念开发流程,会在达成共识的官僚要求下付出迷失重点和窒息创新的代价,但更多人认为,通过更名修订和机构转隶,会减少军种掣肘,使资源更加集中、安排更加合理、策略更具战略性,以更快的进度和更高的效率把“空海一体战”核心能力付诸实施。

总的来看,新概念与旧概念不在同一层面上,“空海一体战”紧盯对手和大规模作战,“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聚焦于关键领域。后者虽然在战略指向性上会有所模糊,在战争强度上调门会有所降低,但在军队建设和作战准备的实践性上更加务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